欢迎您加入深圳荣胜目录,赞助本站送推荐位,送快审,赞助只需10元每站,赞助服务QQ:1513758181

【好书推荐】《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》

浏览:次 时间:2019-09-23 12:40:20

  原标题:【好书推荐】《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》

  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

  历史学家石泉教授由陈寅恪指导,于1948年完成硕士论文《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》,此书1997年由三联书店出版。由于其史料之甄别,事实之澄清,观点之提炼均由陈寅恪把关,是陈寅恪生平指导的唯一一部关于中国近代史的论着。陈寅恪对石泉说,他自己不能做晚清史方面的研究,因为“认真作,容易动感情。”

  《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》为了解民国学人如何看晚清提供了一个极好例证。本书立论可以说是公允持平的,绝非1949年以后某些贴标签,扣帽子的“研究”(例如“卖国贼”和似是而非的概念“资产阶级改良主义”之类)可比。看作者在浩繁的史料中如何分析最关键的人物和势力消长,即可见作者的史材。

  首先,作者对李鸿章基本持同情的理解态度。作者认为,李鸿章对中国军事现代化和自强作出了极大贡献,而且头脑清醒,“深知中国实力之决不能敌外人。”应该说,这种清醒的判断,是李鸿章奉行主和政策的思想基础,但也恰恰是当时人攻击他,后世认为他投降卖国的关键所在。的确,李鸿章的困境在于,他是一个实干的人,在晚清现代军事,工业化和外交三个方面,他所作出的贡献无人能及,而正因他深于实务,才更清楚地意识到中国的体制痼疾,而攻击他的清流,并不涉足实际,只知放言空论。因此,作者说李鸿章是非常孤独的。

  其次,作者对于当时时而批评改革,时而盲目主战的“清议”派较为反感,并且认为,守旧势力对改革派官员横加阻碍,对一切洋务事业批评和抵制,是李鸿章不能实现理想的重要原因。作者对翁同龢的评价也较低。翁为清流士大夫之首,1886年起任户部尚书,在海防所需的拨款方面,并无同情赞助。作者认为,筹款是守旧势力牵制洋务运动的重要手段。当然,关于这一点,当代甲午战争专家戚其章在其近年的着作《晚清史治要》中根据后来发现的翁同龢史料提出了质疑,认为翁同龢和李鸿章的矛盾被时人和后人夸大,另外,1)翁同龢任户部尚书是在海军衙门成立(1885)之后,海军经费也单列并不归翁同龢管;2)翁同翁同龢再有权力也挡不住慈禧大肆挥霍。其实,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已经说过,他的祖父醇亲王奕譞“负责建设海军的时候(那位着名的李鸿章,是会办大臣),为了让太后有个玩的地方,便将海军经费挪出来修建颐和园。”

  作者认为,李鸿章的缺点主要在认知和判断上。一方面他对中国的实力和弊病有远比他人清醒的认识,但另一方面,却对日本的野心大大低估,因为李不相信日本敢于对中国发动战争,导致其外交上过于强硬,不肯转圜,军事上却准备不足。从作者所引用的一些材料看,当时的清流派对李鸿章的批评也有正确的一面,就是当面临日本公然侵犯中国在属国朝鲜的利益时,过于依赖英俄调停。但强硬主战派的错误,则也在于过于轻视日本的实力:“即使开战,日人远非西洋各国之比,并不足惧…”戚其章在《晚清史治要》中也指出了李的重大失误:军事上过于保守,但外交上过于强硬, 而其强硬的背后,又是对西方干预中日纠纷的过度依赖: “太过于依赖外援”。梁启超则早在《李鸿章传》中就已经对李鸿章的一系列误判提出批评:“李鸿章诚有不能辞其疚者”。梁启超认为,李鸿章鼓励朝鲜自主和各国缔约,以抵消日本的独占倾向, 事实上造成了朝鲜的独立状态,但另一方面又派兵干涉朝鲜内乱,给日本人制造了口实。

  这里,应该说中国传统的,介于独立主权国家之间的现代外交和宗主国/殖民地之间的“朝供体系”本身也造成了中朝关系的含混。李是个实干家,并非理论家,他对现代国际关系和中国传统朝供体系之间的区别认识是肤浅的。梁启超引用了美国外交官当时对李鸿章的评价:“鸿章之政治见解,则更寻常无足取。彼允朝鲜与外人结约通商而又称为属邦,即是证明。”(文 / 伍国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http://http://www.cdqrd.com/n-40-38526-0.html

最新收录